在线客服
0579-82177960

 版权所有©金华火腿证明商标保护委员会办公室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浙ICP备17023130号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网站建设:中企动力 金华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后台登录 

金华火腿的琐闻轶事

金华火腿的琐闻轶事

金华火腿历史悠久。据记载,北宋时,宗泽招募义乌子弟兵抗金。宗爷打了胜仗从前线回家乡,乡亲们杀猪做酒,请他带去慰劳将士。宗泽非常感激,可又觉得为难。思来想去,终于想出了个好主意。他派人备几条大船,把猪肉放入船舱,然后撒上粗盐,腌上带到开封。到开封后,烧制成各种菜肴犒劳将士,还宴请皇帝。皇帝啧啧连声称赞:“色红似火,鲜美可口,就把它叫做金华火腿吧。”金华火腿的名称就此传开,直至驰名中外。后来金华府属各县均有腌制。明太祖朱元璋当年起兵过金华,也爱上了火腿。
甚至有人吃金华火腿成了瘾的———
古人如清代的崇恩。据郑逸梅记,“满洲才子崇恩,喜啖火腿,罢官后,甚穷迫,乃手书条幅与人,以易金华火腿。”
今人如大学问家杨宪益先生。据台湾小侯回忆:“在上世纪80年代,杨宪益老是我们了解海外消息的一个重要渠道,他每天听国外的广播。去他家的多是外国驻北京的记者、大使、专家,还有他的一些老朋友。常在那里碰到黄苗子、郁风、丁聪等人,民国时期,他们在重庆搞了个‘二流堂’。后来,堂主唐瑜搬到香港去了,而那时候我有车,也最年轻,所以,他们有什么需要都是我在跑来跑去,是个‘新二流堂’。只要我在北京,每周至少去一次,在他家吃饭,我负责采买。他们家有一个老保姆,很会做饭,尤其会做金华火腿,所以那时候每隔一两个星期,我都会去买一只金华火腿。”
刺杀蒋介石的“秘密武器”
尤为稀奇的是,有人竟把金华火腿当做暗杀武器来使用:
1931年,因派系斗争,国民党元老胡汉民被蒋介石软禁于汤山。胡汉民的亲家林焕庭欲替其报仇,便潜赴上海,找到人称“暗杀大王”的王亚樵,予以重金,嘱其行刺蒋介石。而刺蒋原本就是王亚樵的一个心愿,他就爽快地答应下来。同年6月,蒋介石去庐山避暑。消息被王亚樵探知后,立即令手下人化装成游客,赶赴庐山,伺机实施行刺计划。
为将枪支偷运上山,刺蒋小组买来10只金华火腿,用刀将火腿掏空,将枪支放进去,再用针将火腿缝好,外面涂上一层盐泥。到了庐山后,刺蒋小组成员取出藏在火腿中的枪支,将火腿丢弃在树林之中。不料,蒋介石的侍卫警惕性很高。他们偶然中发现了一只被遗弃的火腿,见这只火腿被人有意掏空,估计有刺客夹带武器上了庐山。于是他们加强了警戒,并开始封山搜索。此次刺蒋行动功亏一篑。(按:此事火腿的数量另有2~9只的不同记载)
据华克之回忆,其实不是被出卖,恰恰是他们自己暴露了目标。原来那两个装扮成阔太太负责运送武器的女眷上山后,匆匆将枪支取出,慌乱之中顺手将剩下的火腿扔到了路边水沟里。就是这小小疏忽,铸成了失败。蒋介石的卫队在巡逻时,发现了两只好端端的金华火腿被弃,捡起一看,火腿中间被掏空,仔细一闻还有股黄油的味道。这种油是为防止金属生锈、擦拭枪支的常用之物。卫队长断定,有人携带武器上山了,极有可能是刺客。当刺客出现时,他们早已有准备了。牺牲的刺客名叫陈成,是金陵大学毕业生,一名热血青年,当时仅他一人在现场,出师未捷身先死,可叹。
虽然出了这等大事,但何应钦、蒋介石仍很喜欢吃戴笠送来的火腿。
鲁迅逝世前给毛泽东送金华火腿
金华火腿还与不少名人结缘,成为一桩桩雅事。
作者王金昌在《鲁迅送毛泽东金华火腿》(2009年9月4日《文学报》)一文中说:
有人考证,鲁迅前后送过两次火腿,第一次没有送到,第二次送到了。有人说,火腿不是鲁迅托冯雪峰送的,而是一些教授先生们送的。也有人说,教授们送并不说明鲁迅没有再送。众说纷纭,莫衷一是,除冯雪峰外,没有人再出来作证。但是,我是当事人,是我亲自送到毛主席手里的,这一点千真万确。鲁迅先生送来的书籍和食物,包括火腿、肉松、巧克力糖等,单独放在一起,占了整个一麻袋。毛主席看见鲁迅送的食物,沉思了一阵,然后大笑,风趣地说:“可以大嚼一顿了。”
王先金的《毛泽东在陕北》一文说得更具体:
1936年春夏之交,正在重病中的鲁迅仍很惦记中共中央和毛泽东。他不止一次地考虑过:应该给毛泽东送点礼物,以表示自己对“寄托中国与人类希望”的党中央和毛泽东的敬佩之意。送些什么好呢?鲁迅最终接受了冯雪峰的建议,决定给毛泽东送两只上好的金华火腿。事情定下来后,冯雪峰便让自己的秘书周文到南京路上去选购。不久,周文从上海带了这两只内藏有鲁迅给毛泽东的一封亲笔信的火腿,坐火车到了西安。在西安,火腿转至张文彬(中共派驻杨虎城部代表)之手。张文彬将火腿由西安带到延安,然后再经中共地下交通站秘密送到当时中共中央所在地保安。毛泽东收到了经过辗转送来的这份珍贵的礼物,非常高兴,风趣地说:“可以大嚼一顿了。”随即将火腿切成许多块,分送给一些同志享用。
文中引1968年3月2日冯雪峰写的回忆上世纪30年代在上海的材料,对“送火腿”一事这样写道:
在鲁迅逝世前不久,即1936年10月初或9月底,我曾由交通送一只金华火腿(鲁迅送给主席的)、三罐或五罐白锡包香烟(是我送给主席的)、一二十条围巾(我为中央领导同志买的)到西安转延安。我记得以后刘鼎对我说过鲁迅送的火腿和其他东西,都已送到了中央了的话。这是我记得完全确实的。我一到延安就知道火腿和纸烟都没有送到,只有围巾是送到的。我见到主席时,主席只说他知道鲁迅送火腿的事情。张闻天对我说过,火腿和纸烟都给西安他们吃掉了,围巾是送到的。张闻天的话,我也记得确实的。
但也仍有研究者质疑,认为以上说法不可靠。那就不妨让他们慢慢去争论,去探讨、考证吧。
火腿与美食家
撇开这些,我觉得汪曾祺的话最可信,因为他是真正的美食家,他说:
云南宣威火腿与浙江金华火腿齐名,难分高下。金华火腿知道的人多,有许多品级。比较著名的是“雪舫蒋腿”。更高级的,以竹叶熏成的,谓之“竹叶腿”。宣威火腿似没有这么多讲究,只是笼统地叫做火腿。上海卖金华火腿的南货店有时卖“火腿脚爪”,单卖火腿油,却没有听说过。火腿骨熬汤,火腿油炖豆腐,想来一定很好吃。火腿作为提味的配料时多,单吃,似只有一种吃法,蒸熟了切片。从前有蜜炙火腿,不知好吃否。金华火腿按部位分油头、上腰、中腰———再以下便是脚爪。昆明人吃火腿特重小腿至肘棒的那一部分,谓之“金钱片腿”。(见《四方食事》)
明末陶庵老人张宗子称赞“浦江火肉为至味”。自称“火腿世家”老家在今兰溪梅江蒋畈村的曹聚仁,年轻时曾在杭州隆昌腿行小住,他从小熟悉火腿做法,曾写《火腿的传奇》等文大力推介:
“每年立冬以后、立春以前这三个月,便是腌火腿的季节。腌家收买猪的后腿,洗涤后敷上一层硝盐,再敷上食盐,让食盐渗透入肉层。判断够不够味,那是一种熟练的技巧。接着便洗涤外层,在空中晒着,让日光晒透了肉味,这就成了。关键乃在盐分多少的估计,而不在神奇的外在原因。至于鉴别火腿的好坏,就凭着一支竹签:腿的前部称琵琶头,中部为腰峰,连着腿跟分为三部;三部各打一签,三签都好的为上等货。”有一次,曹夫人王春翠备家宴用火腿招待鲁迅,先生吃后赞不绝口。
在金华兰溪一带,很早就有人把狗腿与猪腿同腌,以使其香味更加醇厚,名曰“戌腿”。曹聚仁认为此乃传说而已。但梁实秋先生在《雅舍小品》中写道:“我的舅父在金华高院任职甚久,查证其事不虚。有异香,为非卖品。”梁先生赞叹“清蒸戌腿、火腿煨冬笋”是“无上妙品”。林语堂创新奇教学理论,说培养学生要像做金华“兰熏火腿”那样慢慢地熏,被人戏称为“火腿博士”。
不过,有营养专家点评说:火腿味道香浓醇厚,但含盐量过多,且有微量亚硝胺类物质,煲汤用少许火腿可以提味,却不宜经常吃。另外,金华火腿表层有防腐的蜡质,吃前应刮除。